智能科学 改善生活
Croda 禾大医药健康
  • 登入
Copy of Vaccine Adjuvants 3

人用疫苗

现代最伟大的医学进步之一

疫苗被认为是现代医学中最伟大的成就之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十八世纪末,当时,爱德华-詹纳(Edward Jenner)在给一个男孩接种疫苗病毒后,发现疫苗对天花具有免疫力。1798年,第一个天花疫苗被开发出来。至今,已有25种用于疫苗获得许可,可预防一些有生命威胁的疾病。

shutterstock 1884612574
Vaccine Adjuvant

禾大疫苗佐剂-为你提供80年的专业知识

4.3 MB | 登录下载
cover

《禾大全系列疫苗佐剂解决方案》课件下载

1.6 MB | 登录下载
shutterstock 1268263939

疫苗开发需要高标准的质量体系

尽管疫苗的主动接种原理都很相似,但致病病菌的性质不同,需要的技术也是特定的。事实证明,添加疫苗佐剂可增强人体的免疫应答,对于目前一些可用的疫苗来说非常有效,可以实现强有力的保护。80多年来,铝佐剂一直是商业化人用疫苗中使用频率最多的疫苗佐剂之一。禾大致力于为疫苗行业,提供符合高质量标准的产品。Alhydrogel™和Adju-Phos™在全球唯一的佐剂无菌生产基地生产制造,是公认性能出色的佐剂产品。

早在1925年,法国兽医Gaston Ramon在进行疫苗接种研究中发现了皂苷佐剂的巨大潜力,并得到认可。Kristian Dalsgaard博士于1974年成功地提纯皂树(Quillaja saponaria Molina)树皮中的一种皂苷混合物,称为Quil-A™。此后,Quil-A作为一种高性能的佐剂用于许多兽用疫苗中。

最终,分离皂苷混合物的特定部分,将皂苷用于人用疫苗。1991年,Charlotte Kensil博士等人分离出QS-21,并将其命名为由不同异构体组成的三萜皂苷的一个组成部分。QS-21兼顾了增强免疫刺激性与可接受的反应原性,将二者达到合适的平衡,并投入市场。QS-21是我们产品系列的一部分,可用于研究用途。

shutterstock 1912524370

我们以研发为基石

面对未来新型疫苗开发的各种挑战,我们需要研发高性能的新型佐剂。因此,疫苗学领域不断开展研究,一些新型的佐剂系统正在进入这一领域。据最近的研究显示,具有预防和治愈疾病功能的治疗性疫苗存在很大市场潜力。

预防性和治疗性疫苗都需要高效的佐剂。我们正着眼于于开发新的佐剂技术,并不断致力于为未来疫苗的成功开发做出贡献。我们正在努力开发适用于人用和兽用的下一代皂苷佐剂体系。

了解更多关于我们的佐剂产品组合,并请联系我们,共同探讨我们最新管线的药物开发项目。

shutterstock 1721035699

疫苗开发方面的进展

疫苗学研究已延伸到新的病原体和人口发展所带来的一些挑战,例如抗原漂移或多种血清类型,以及针对免疫能力衰退的老年人或免疫系统不成熟的婴幼儿等领域的疫苗研究。除注射外的其他给药途径,也成为一个值得研究的领域。

这些挑战可能需要包括新型抗原和传递系统在内的新型疫苗技术。多品类的的基础科学研究,已经为开发基于mRNA的疫苗铺平了道路。对于这些研究内容来说,高纯度的原料产品是必不可少的。

Avanti Polar Lipids是高纯度极性脂质体行业的领导者,它越来越多地被用于复杂的治疗性药物和下一代mRNA疫苗的输送系统,请查找Avanti Polar Lipids提供的用于研究脂质体产品清单。

shutterstock 488556421

其他新型成分

除了抗原和佐剂外,疫苗制剂配方中中还包含其他成分。根据技术的不同,可能需要高纯度的增溶剂或表面活性剂来确保疫苗的稳定性和保质期。这类成分有助于颗粒在液体中保持悬浮,通过降低表面张力来防止沉淀和结块。常用辅料有聚山梨醇酯20和80。

通常标准药典级辅料中存在各种杂质,禾大已开发出一系列去除杂质的高纯度药用辅料。

我们的超级精制辅料包括:各种聚山梨酯类、聚乙二醇类和油类。

shutterstock 1884612922

拯救生命的蛋白治疗

人类血浆基本上仍是获得一些特定蛋白类产品的唯一来源,这些产品通常被用作预防、管理和治疗对人体造成生命威胁的疾病的唯一选择。

其中一种蛋白产品是人凝血因子VIII,也被称为抗血友病因子(AHF)。人凝血因子VIII是一种重要的凝血蛋白,用来治疗缺乏症患者。在纯化过程中,将氢氧化铝用来吸附杂质蛋白,再经过进一步纯化。氢氧化铝的高蛋白吸附能力有利于工艺的优化。

禾大的Alhydrogel® 85吸附能力有所提高。与Alhydrogel®相比,它是一种特殊的产品,适用于血浆分馏和疫苗开发。

更多内容

你需要我们内部技术专家提供帮助吗?